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徐洪才: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首先从源头抓起,从中央银行抓起

作者:孟俊莲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7 16:39:17

摘要:截至2017年底,民营企业数量已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面对如此巨量的民营经济力量,如何解决融资难融资贵,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在由新华网于11月2日举办的第五届金融企业社会责任峰会上提出了大胆建议:要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首先要从源头抓起,从中央银行抓起。

徐洪才: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首先从源头抓起,从中央银行抓起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孟俊莲 北京报道

11月1日召开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为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指明了方向,11月6日,围绕此次座谈会的内容,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接受新华社记者的专访时表示要“用好‘三支箭’拓宽民营企业融资途径”,即从债券、信贷、股权三个融资主渠道,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

在回答“今年以来,人民银行在帮助解决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方面,做了哪些工作?”的提问时,易纲透露,人民银行从宏观上营造了一个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环境,使流动性合理充裕。年内四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共释放流动性约4万亿元,对冲部分中期借贷便利后,净释放流动性2.3万亿元。在金融政策方面,人民银行还联合多个部门发文,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了具体措施。截至9月末,普惠口径小微贷款余额7.73万亿元,同比增长18.1%,前三季度新增9595亿元,增量相当于去年全年水平的1.6倍。截至8月末小微客户授信1570万户,比上年末增长18.5%。

政策护航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虽然解决了部分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但是,截至2017年底,民营企业数量已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面对如此巨量的民营经济力量,如何解决融资难融资贵,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经济学家徐洪才在由新华网于11月2日举办的第五届金融企业社会责任峰会上提出了大胆建议:要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首先要从源头抓起,从中央银行抓起。

M2增速低于名义GDP,流动性偏紧

徐洪才是在《增强政策货币的灵活性,支持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的主题演讲中发表上述观点的。他认为,从近几年货币政策工具的选择以及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来看,金融市场波动性很大,虽然总体来看是平稳运行的,但是稳中有变,稳中有忧。因此,要针对这些变化,应变施策,调整政策,增强货币政策的灵活性。

他说,从去年7月份召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结构性降杠杆成为一项重要工作,导致了实际的货币供应量整体流动性偏紧,具体体现在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长速度明显低于名义GDP的增长速度,也就是实际GDP增速+CPI。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GDP增速为6.9%,CPI同比增速为1.6%,据此名义GDP的增速为8.5%。但是2017年全年M2的增速为8.2%,比名义GDP低了0.3个百分点。2018年上半年GDP增速为6.8%,CPI同比增长2%,名义GDP为8.8%,但上半年的M2增速仅为8.0%,M2增速比名义GDP低了0.8个百分点。

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把“结构性降杠杆”的提法改成了“稳杠杆”,提出“要把控好结构性降杠杆的力度和节奏”,因此7月份M2增速回升到8.5%,但到了8月份,M2增速又降到8.2%,9月份的M2增速为8.3%。1-9月份,GDP增速为6.7%,三季度当季增速为6.5%。7-9月份的CPI分别为2.1%、2.3%、2.5%,货币供应量的增长速度仍然是低于名义GDP的增长速度。

名义GDP增速和货币发行量之间是什么关系?

徐洪才表示,2016年以前,每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都是要保证当年的M2的增速在12%-13%之间。而当时的GDP平均速度高于7%,再加上2.5%的CPI,名义GDP实际不到10%,低于货币发行速度3个百分点。而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到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的这段时间,经济增长速度在9%左右,物价水平3%,名义GDP为12%,实际的货币发行速度则比名义GDP高出5个百分点,也就是17%。

“17%的货币增长速度支持了9%的经济增长,金融危机以后,12%-13%的货币发行增长速度支持了7%以上的增长。现在呢?只有8.2%、8.3%的货币发行增速支持当前6.5%以上的经济增长。从过去货币发行增长速度比名义GDP高出5个百分点到高出3个百分点,再到现在比名义GDP还低1个百分点左右,我觉得货币流动性偏紧了。偏紧的结果就是直接导致投资乏力,今年1-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只有5.3%,去年是7.2%,前年是8.1%,总体上是回落的。”徐洪才表示。

释放流动性要从源头抓起,从中央银行抓起

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四次下降存款准备金率。按照央行行长易纲11月6日透露的数据,四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共释放流动性约4万亿元,对冲部分中期借贷便利后,净释放流动性2.3万亿元。但在徐洪才看来还是远远不够。

他认为,从2016年3月1日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至2017年底,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向金融机构投放基础货币,释放流动性主要以逆回购(有7天、14天、28天)、常备借贷便利(SLF,期限一般1-3个月)、中期借贷便利(MLF,期限一般为3个月,有时也有6个月)等货币工具来实施。

但是这种投放方式是有问题的。徐洪才分析说,第一有期限的限制,3个月的SLF借出去以后到期又要回来,中期借贷便利钱借出去了,还得回来,滚动操作。第二,更主要的是利率水平偏高,7天逆回购利率为2.5%多一点,3个月的利率为2.7%,半年以上的利率是3.0%。但是金融机构锁定在中央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在四次降准后仍然锁定了将近22万亿,而这22万亿的资金,中央银行支付给商业银行的利率只有1.62%。由于商业银行不能够使用这些资金,不得不采取逆回购、SLF、MLF这些政策工具从中央银行借钱,但是却要支付2.5%到3.0%的利息不等。

“这意味着,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多支付了资金成本至少1个百分点。所以我说要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首先要从源头抓起,从中央银行抓起。”徐洪才表示。

他认为,降低存准率来对冲到期的MLF等,是在源头上降低了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从而将货币信贷资金投放给工商企业,这个源头释放的是长期的低成本的资金,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否则,货币市场的滚动操作,央行的滚动操作,不可避免地对货币市场产生一种干扰,一种扰动。

货币政策要因势调整,M2增速再提升1.5%

从当下的情况看,今年以来,短期的资金利率水平总体上是走低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已经非常接近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水平,给市场的印象好像是现在不差钱,因为如果差钱的话,钱就会很紧张,利率应该升而不是跌。

对此现象,徐洪才分析说,造成不差钱印象的原因是这里面存在一个结构性的矛盾,即一方面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困难企业融资很难,因为它风险大,很难得到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容易得到资金支持的国有企业、大型企业,其真实的贷款需求非常弱,给钱也不要。这就出现了一个深刻的矛盾:国有企业、大型企业不差钱,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钱很紧,冰火两重天。就像一个人的血液很充沛,流动性很足,但是毛细血管供血严重不足,出现部分肌体坏死。就是常说的传导机制并不流畅。

在不搞大水漫灌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改革疏导这种传导机制,让源头上低成本投放的基础货币通过商业银行、金融机构的运作,最终流到最短板的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民营企业?

“我的建议是,把M2的增速在现有基础上再提升1.5个百分点左右,就是说把M2增速从8.2%-8.3%的现有水平提升到9.3%到10.0%的水平。这不叫大水漫灌,这是一种需要,这是一种现实、迫切的需要。如果不采取这样一个政策调整的话,我相信明年上半年的日子更加难过,我们要有针对性的调整。这就叫做增强货币政策的灵活性,我们不搞大水漫灌,但是因为流动性的环境形势已经变了,我们就要因势而变,如果墨守过去还是要降杠杆,要低于这样一个速度,可能就会被实体经济以及金融体系明年增加更多的麻烦和隐患。金融市场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货币边际不宽松一点,金融市场是稳不住的。”徐洪才说。

那么,开闸放水会不会导致人民币贬值?徐洪才认为不会,因为政策引导资金到实体经济当中,消除了大家的疑虑,信心增加了,投资消费增强了,因此人民币贬值压力就下降了,就减轻了。

“希望于货币政策部门人民银行要采取措施,应势而变,因变施策,调整货币政策。这不叫大水漫灌,这是在坚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前提下,增强了政策的灵活性、针对性、前瞻性,最终是支持实体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实体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是前面“六稳”的前提。”他总结说。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